• <button id="cuek2"><button id="cuek2"></button></button>
    <li id="cuek2"><tr id="cuek2"></tr></li>
  • 首頁
    關于華道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公開聲明
    金融科技

    工行VS建行,誰是銀行數字化之王?

    AI金融評論梁程敏2021/06/28788返回列表

    這是一場正面的較量。


    稱“王”,需要在戰略布局、科技投入、人才培養、管理層眼光等方面被挑戰。


    只要在多維度挑戰下依然屹立不倒,才能扛起王冠,坐好“一哥”的交椅。


    工行和建行是國有銀行兩大行,在數字化的進程中,兩大行一直走在前列。


    那么,“數字化一戰”究竟鹿死誰手?


    戰略PK篇


    能夠適應下來的物種并不是最強壯的,而是最適應變化的。


    在數字化的沖擊下,傳統的銀行業應該如何重塑自身?


    首先,在整體戰略上就是體現出“高瞻遠矚”的布局。


    工行和建行在戰略上的共同點之一,就是都有高層強力推動、從上至下全員加入金融科技革命,從組織架構、IT 與業務融合、創新機制建設、人才轉型等方面建立了清晰有力的戰略規劃。


    (1)戰略方向


    戰略是“指南針”,戰略決定方向,戰略決定成敗。 


    工行、建行都注重強化金融科技頂層設計,站在全局高度去推進數字化轉型,并以自身特色出發構建了差異化的金融科技戰略。



    從工行、建行對于戰略的描述可以看出,兩家銀行都在戰略上都非常強調用科技賦能金融行業發展的決心。 


    工行著重強調“技術+數據”的雙輪驅動,而建行則強調技術、開放、平臺、生態的多面協同。


    (2)核心 IT 基建


    數字化業務的爆發式增長,對銀行 IT 架構提出了新要求,分布式架構成為必然選擇。


    然而,謹慎的風險偏好、業務連續性保障、巨大的工作量等因素,決定了這是一個長期過程。 


    截至 2020 年年底,作為工商銀行金融科技應用的集大成者,第五代新系統——智慧銀行ECOS工程順利推進并取得實質性成果,基本實現了客戶服務“智慧”普惠、金融生態“開放”互聯、業務運營“共享”聯動、創新研發“高效”靈活、業務科技“融合”共建的目標。


    工商銀行打造了“核心業務系統+開放式生態系統”的新型 IT 架構,建成了銀行業技術能力最強、規模最大的金融級云平臺,并打造了體系完備、服務能力領先的分布式技術體系。

     

    而建行在核心系統的建設和優化上,也不遺余力。 


    建行從 2010年開始建設“新一代核心系統建設工程”,先后投入9500余人,經過六年半的搭建,版本變更超2萬次,新一代系統在2017年6月24日終于順利上線。


    “新一代核心系統建設工程"是建設銀行應對挑戰、突破瓶頸、開啟深刻變革、自覺主動推動整體轉型的一次積極探索,是一次企業級的業務流程再造。



    (3) 組織架構


    2020 年,工商銀行組織架構較 2019 年無明顯變化。


    但是,在 2019 年,工商銀行圍繞戰略目標,大刀闊斧地調整過組織架構。 


    工行構建了“一部、三中心、一公司、一研究院”的金融科技新格局,進一步提升了金融科技的戰略規劃、技術研究、資源統籌、人才聚集能力。 


    2020 年,建設銀行高管層委員會中新設數字化建設委員會。與 2019 年度報告內容相比,減少了數據治理委員會和金融科技創新委員會。 


    建行建立了一套由數字化建設委員會統籌,前中后臺、總分行、母子公司協同推進的工作機制。



    戰術PK篇


    (1)錢的投入


    工行 2020 年年報顯示:2020 年,本行金融科技投入 238.19 億元,較上年增長 45.47%,占營業收入的 2.70%。 


    建行 2020 年年報顯示:2020 年,本行金融科技投入為 221.09 億元,較上年增長 25.38%,占營業收入的 2.93%。



    在科技投入方面,工行、建行旗鼓相當。


    工行投入總體金額更多,建行投入占營收比更多。


    由此,可見建行更舍得花錢,投入增速相對快。


    (2)人的投入


    工行 2020 年年報顯示:工商銀行金融科技人員 3.5400 人,占全行員工的 8.1%。 

     

    建行 2020 年年報顯示:建設銀行金融科技人員數量為 13104 人,占全行人數的 3.51%。



    工行科技人員總數是建行的2倍以上,占總員工比也高于建行。


    但是,建行對科技人才的投入明顯高于工行,人才增速比工行快了非常多。 


    (3)技術應用&對外合作


    目前,工行已經構建了ABCDI(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5G等方面新技術創新平臺,其中多是自主研發、業內首創,大幅提升了科技敏捷和迭代創新能力。

     

    建行把金融科技新技術概括為ABCDMIX(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互聯網、5G),積極推進人工智能、區塊鏈、物聯網等金融科技基礎平臺建設。 

     

    在對外合作方面,工行與第四范式合作打造人工智能平臺;與聲揚科技合作首創聲紋風控新模式;與同盾科技合作打磨智能風控產品;與眼神科技合作指紋、人臉、虹膜、指靜脈四項核心生物識別技術。


    建行與Kyligence合作大數據的應用;與RPA廠商金智維展開RPA技術應用的深入合作;與微軟達成合作,雙方基于微軟的技術平臺共同打造新一代網上銀行;與華為公司合作,推出“華為 Pay”產品;與神州信息合作打造開放銀行。



    工行和建行都對積極使用不同的新技術,技術種類的運用兩家銀行都覆蓋得比較全面。


    對外合作方面,工行和建行選擇的供應商略有不同。 


    (4)科技輸出路徑


    2018年,建行在大行里率先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建信金科,形成了北京、上海、成都、廈門等七大科技開發事業群,搭建了北京、武漢兩地三中心的數據部署框架。 


    建行認為,金融科技帶來的非對稱競爭,不會止步于消費和支付兩大領域,現在公司支付結算等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都在積極參與。


    建行2020年報顯示,已累計向328家中小銀行輸出風控工具。而建信金科正是建行對外輸出的主要渠道。


    建信金科的“慧”系列風控產品,就是以建行的零售評分為核心,基于建行大數據基礎,所運行的也是建行的風控、定價、額度測算和貸后預警模型,“打包”提供給重慶富民銀行和甘肅銀行這樣的中小銀行。


    除了針對零售個人客戶的“慧”系列,建信金科還推出了分別針對小微企業和大中型公司客戶的“微系列”“建系列”。


    2019年,工行也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工銀科技,面向各級政府、各類企事業單位以及金融同業提供基于金融科技的數字化轉型方案,助力合作伙伴加速數字化轉型進程。

    工銀科技成立兩年多以來,積極助力政府+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并積極踐行“優政、興企、惠民”為服務理念。


    工行和建行都將金融科技作為未來銀行面臨的主要挑戰,這正說明了金融科技對銀行未來發展有多么的關鍵。


    統帥PK篇


    好的戰略,好的戰術,當然還需要有數字化意識的統帥來操盤。


    現任工商銀行董事長陳四清認為,科技創新已成為引領經濟金融變革的主導性力量。 


    陳四清曾表示:“金融科技不是‘獨角獸’的專利,我們傳統銀行一定會在科技領域打一個大的翻身仗。 


    2021 年,工商銀行將持續推進第一個人金融銀行戰略開花結果,堅持科技驅動、價值創造,增強服務新發展格局、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動能。


    建設銀行副行長紀志宏曾公開表示:


    在科技賦能方面,建行利用金融科技賦能,提升業務交易撮合和綜合解決方案的輸出能力,提供全面金融解決方案的設計方案,以及服務的集成等方面,為客戶提供批量化、精準化的顧問服務,也實現了相關收入的增長,這都是一些比較創新的領域。 


    由此可見,無論是工行還是建行的管理層,都非常重視科技的力量。 


    這也是工行和建行能夠站在全局高度去推進數字化轉型,并以自身特色出發構建了差異化的金融科技戰略的關鍵原因。


    回望2020年,銀行業千帆競發,紛紛加速金融科技創新與數字化轉型。


    截至昨天收市,工行與建行都排在了A股總市值的前三位,究竟二者之中,誰能坐穩“數字化之王”這把交椅?


    是“宇宙行”工行借助科技力量,繼續拉開與其他銀行的差距,還是建行靠數字化轉型,在未來實現彎道超車?這兩家國有大行的數字化表現,哪些又給用戶和市場留下深刻印象?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未來銀行間金融科技能力,以及數字化轉型的競爭,只會更加激烈。


    如何在時代發展中不被金融科技、數字化的浪潮拍下去,是值得所有銀行都思考的問題。

    返回列表

    在線咨詢

    公司名稱*
    部門
    姓名*
    電話*
    郵箱*
    咨詢事項
    男女作爱试看20分钟,欧美亚洲国产片在线播放,香港三级日本三级韩级,国产不卡V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