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cuek2"><button id="cuek2"></button></button>
    <li id="cuek2"><tr id="cuek2"></tr></li>
  • 首頁
    關于華道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公開聲明
    金融科技

    被資本「催熟」的金融科技

    馨金融洪偌馨、伊蕾2021/07/26207返回列表

    1.做空「狙擊」


    最近,上市不足4個月的中國「供應鏈金融SaaS第一股」聯易融陷入了一場的做空危機。


    一家名為Valiant Varriors的沽空機構(注:Valiant Varriors在官網稱自己是一群激進投資者,他們在全球范圍內尋找因缺乏透明度而定價不正確的公司,并揭示他們的真正價值))發布文章稱,聯易融是「謊言構建的供應鏈」。


    在被做空機構「狙擊」之前,聯易融是繼去年陸金所IPO后,今年第一家登陸二級市場的中國金融科技公司。


    頂著被騰訊重金押注的光環,以及「通過科技和創新重新定義和改造供應鏈金融」的定位,聯易融在上市后股價一路走高,市值一度突破500億港元。


    在其招股書中,聯易融將核心業務劃分為核心企業云、金融機構云、跨境云和中小企業解決方案四大類,分別對應不同客群的供應鏈金融服務需求。


    招股書顯示,從2018年到2020年,聯易融的營業收入從3.83億增長10.3億元。


    招股書同時提到,截止到2020年,聯易融在中國供應鏈金融解決方案提供商中排名第一,處理的供應鏈金融交易金額高達1638億人民幣,市場份額超過20%。


    但做空機構的報告列舉了聯易融存在的六大風險問題,措辭嚴厲,幾乎全盤否定了這家公司。


    針對這些指控,聯易融也在昨天一一做出了回應。


    其中,對于爭議最大的監管和業務風險問題,聯易融表示,公司處理的房地產行業核心企業相關的資產規模占比約為45%、過橋資產風險嚴格控制、附屬保理公司杠桿倍數從未超過監管上限要求等。


    這幾天,我也跟不少業內朋友交流了這個話題,大家普遍認為做空報告里的一些數據來源和統計方法不夠嚴謹,比如,把過橋業務的交易量算在了杠桿倍數上。


    但另一個共識是:這份報告對于聯易融科技「含量」不足的說法。事實上,在Valiant Varriors昨晚發布的回應文章中,也把質疑焦點放在了這個問題上。


    說到底,這也是包括聯易融在內的幾乎所有金融科技公司都繞不開的一個硬傷,也是這批金融科技獨角獸們在二級市場屢屢受挫的根源——它們還沒有拿出足夠硬核的成績來證明自己的科技能力。


    但為了上市和估值,難免對其業務進行了美化。


    曾幾何時,這種囊括了「金融公司的收益+科技公司的增長」兩方優點的標的是資本市場追捧的焦點。尤其,在金融科技潮起之時,組個像樣的團隊就能拿到一筆不菲的投資,商業模式、業務增長都是其次。


    其實,就供應鏈金融而言,金融科技對于業務優化、市場創新必然是有一定價值的。


    但不管是金融科技本身,還是SaaS服務這種模式,都是一個周期長、投入大,且回報慢的事兒。眼下,卻偏偏要套進一個高增長且高回報的「殼子」里,必然會產生錯位。


    尤其,在資本的「催熟」之下,很多公司「畫餅」的速度和范圍遠超過自身的能力半徑。


    公開信息顯示,自2016年成立到上市前,聯易融累計完成5輪融資,總金額超過5億美金。而在2018年10月的C輪融資后,其估值大約為10.5億美金 (約80億港幣)。


    到了今年4月IPO時,以聯易融的發行價17.58港元計算,綠鞋前市值已達398.1億港元,截止到當日收盤,市值已超430億港元。如今,即便遭遇沽空打擊,聯易融的市值依然超過200億港幣。


    要拿什么樣的業績和故事才能支撐資本市場的增長神話,這不是一家公司的問題,而是整個行業的焦慮。


    2.上市「疲態」


    去年以來,越來越多的人對金融科技行業的前景,以及相關企業的上市表現出了悲觀的情緒。


    外界普遍將金融科技IPO的轉折點歸咎于去年11月外灘峰會上的那番講話,但事實上,近年來,伴隨著監管的重重加碼和行業的持續洗牌,「潮水」早已開始退去。


    從時間線來看,金融科技企業上市的高峰出現在2017年。


    尤其,趣店上市后市值迅速突破百億美金,一度令整個資本市場沸騰。從數據來看,這家公司是個近乎完美的標的——兼具了科技公司的高增長、高估值和金融公司的高營收與高利潤。


    事實上,在這一輪上市潮中登陸二級市場的公司都有著相似的發展軌跡,典型如更早上市的宜人貸、信而富、拍拍貸(后更名為「信也科技」),稍晚上市的51信用卡等。


    他們依托于P2P或者現金貸業務,以及一定的金融科技基礎,借著移動互聯網的流量紅利扶搖直上,不僅在一級市場裹挾了大量資本,也實現了業務和利潤的雙重爆發。


    但這種「既要增長、又要利潤」的發展模式終究難以持續,很快就隨著一輪輪的監管風暴被打下神壇。


    趣店在幾次新業務試水失敗之后,如今已經掉出了金融科技上市公司「第一陣營」,市值僅余5億美金,不足巔峰時的5%。51信用卡因為涉及數據安全問題和P2P清退身陷虧損;宜人金科上市時的豪華海歸高管團隊在之后陸續出走,清退P2P后如今依然在探索轉型之路。


    還有令人唏噓的信而富,曾經堅守的「Low and Grow」(低起步、穩成長)戰略難以達到資本市場的增長預期和盈利目標,一度令公司走到退市邊緣,不得不被迫中止,轉而開始抬高利率、收割用戶,但最終還是難逃賣身的命運。


    當然,也有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表現出了超強的韌勁,經受住了過去幾年的監管洗禮和市場震蕩。比如,360數科、樂信等,都保持了較為穩定的增長。


    原本去年下半年準備登陸科創板的螞蟻集團被視為金融科技行業復興的一個驚喜,一劑強心針。但最后,故事的走向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最近半年,監管部門收緊的態勢愈發明顯,各項監管細則也陸續落地。在這樣的背景下,金融科技公司的上市之路也更加坎坷?;蛟S正是因為這樣,制造「數據繁榮」才變得更為重要。


    3.道阻且長


    金融科技IPO浪潮的背后是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的應用和發展,是互聯網從PC端向移動端轉軌的時代機遇,也是中國消費升級、人口紅利持續釋放的結果。


    事實上,這些市場與技術紅利也確實將金融科技行業送入了「資本鍍金」的風口之上,在金融科技的外衣之下,以高利潤+高增長的完美故事屢屢創下融資奇跡。


    但時過境遷,資本終究是要求回報的。


    最近兩年,許多金融科技企業的資本退出壓力越來越大。典型如輾轉多地之后于2020年底在美上市的陸金所,還有離科創板只差臨門一腳的京東數科,在沖擊上市時,兩家公司的狀態并不理想,甚至有些倉促。


    但在多方壓力之下,他們都選擇了加速沖關。


    京東數科在上市終止之后,經歷了一系列業務和組織架構調整:從京東集團首席合規官接棒CEO開始,到京東數科更名為「京東科技」,再到最近核心高管悉數離職。作為曾經金融科技第一梯隊的公司就此「離場」,令人唏噓。


    而另一家闖關成功的陸金所,也并沒有高枕無憂。


    最新數據顯示,陸金所的市值已經較剛上市時的高點下跌超過50%。而與它同屬于平安系的金融壹賬通,在經歷了IPO融資減半的流血上市后,截止到目前市值約37億美元。


    對于金融科技行業而言,監管政策層層加碼、市場競爭淘汰本身就是一個去泡沫的過程。最終,大家還是要面對關掉濾鏡的樣子。


    而真相往往是殘酷的。金融科技行業本應經歷足夠的時間考驗和業務經驗的累積,科技能力的打磨也需要反復驗證,而營收與利潤增長本來也難以與金融企業媲美。


    尤其是在整個行業轉型to B服務的大背景下,更需要企業靜下心來沉淀,修筑真正的護城河。


    原本很多公司的底色并不錯,他們創造了一定的價值,成為了中國金融行業數字化進程中的催化劑、加速器。如果不是要硬拗一個完美的資本故事,原本也可以活的自在。


    或許金融科技IPO大潮已經退去,但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是時候回歸常識了,尊重規則,而不是心存僥幸。講了太多故事,終歸還是要面對現實的錘煉。

    返回列表

    在線咨詢

    公司名稱*
    部門
    姓名*
    電話*
    郵箱*
    咨詢事項
    男女作爱试看20分钟,欧美亚洲国产片在线播放,香港三级日本三级韩级,国产不卡V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